2021年10月27日~29日 | 青岛·红岛国际会议展览中心 | 主办机构: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农业行业分会 (农业农村部农业贸易促进中心) | 海外协办:美国海洋展览公司 Sea Fare Expositions, Inc.

全球货运成本大幅提升,终将转嫁给终端消费者

47311

来自Intrafish 6月10日消息,自COVID-19大流行以来,全球货运业一直处于动荡期,这不仅导致成本上升,也让那些试图解决如何将加工原料运往世界各地的客户感到头疼。

 

在疫情大流行之前,很难将燃料成本转嫁给购买商和最终消费者,但现在,由于集装箱在全球各地陷入混乱,以及从微芯片到豆粕等各种产品的需求飙升,航运公司的议价能力要大得多。

 

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(贸发会议)今年4月发布了一份政策简报,阐明了形势已变得多么严峻。贸发会议在简报中写道:需求的增长强于预期,航运能力的供应不足,随后出现的空集装箱短缺“是前所未有的”。

 

代表北美海产品公司的国家渔业研究所(NFI)表示,航运成本问题在其成员中越来越凸显。

 

美国渔业协会发言人Gavin Gibbons表示,继续努力寻找冷藏和成本有效的运输方式确实值得关注。目前港口的一些延误最终会在定价方面转嫁给消费者,因为港口的代价高昂。

 

Great American Seafood Imports Company总裁Sam Galletti表示,一些长期合同不能更改,这意味着更高的海运运费是公司必须承受的成本,船运和海运公司正以两位数或三位数的价格向其加价。

 

代表英国最大海产品加工商的行业组织英国海产品行业联盟(UK Seafood Industry Alliance)也表达了类似的担忧。欧洲大陆也有类似的情况,集装箱价格从2000美元涨到了12000美元,甚至更多。

 

现在人们普遍预计,更高的成本将持续到2022年,运输成本上涨已从“暂时”变为“长期”。

 

荷兰合作银行分析师Matteo Iaggati表示,未来价格将低于目前水平,但高于正常情况下的2019年水平,这是无可争议的。海运需求旺盛、港口延误和设备短缺等因素继续推动集装箱现货运价再创新高,三大贸易通道的集装箱运价已升至新高。

 

集装箱船的租船费也创下历史新高,预计在一段时间内仍将保持强劲。船舶经纪人Howe Robinson Partners表示,随着需求从疫情中持续的复苏,供给面却不断萎缩,费率只会朝着一个方向上涨。

 

与干散货相比,“冷藏箱”(用于运输冰鲜和冷冻海鲜的冷藏集装箱)的价格对供应中断的反应略小。今年第一季度,冷藏箱价格上涨了26%。

 

然而,航运分析机构Drewry的冷藏业分析师Phillip Gray表示,由于干散货对船舶空间的竞争,冷藏费开始承压。

 

自2019年第一季度以来,专门冷藏船(用于绕过定期航线)的租船费率几乎翻了一番,因为出口商希望填补干货船供应的缺口,而从海产品到香蕉等大宗商品都在寻求额外的运力。

 

目前几乎没有需求放缓的迹象,预计今年上半年美国集装箱港口的进港量将比去年高出三分之一。

 

丹麦分析师sea intelligence指出,这是推动北美集装箱吞吐量增长的“引擎”,因为美国消费者继续青睐商品支出,而非服务支出。

 

需求只是航运价格上涨的一个方面。对于希望及时将产品推向市场的海产品公司来说,更复杂、更令人烦恼的是,集装箱的“典型”旅程已经完全颠倒。

 

起初,欧洲和美国的海产品企业在运回冷冻加工产品集装箱方面面临拖延,原因是中国港口的产能减少导致积压,但很快,情况就发生了转变,中国和亚洲出口商正面临着从世界另一端地区运回集装箱的延误。

 

荷兰合作银行(Rabobank)的Matteo Iagatti表示,在2020年取消船舶行程后,亚洲有很多集装箱丢失,这意味着集装箱无法完成整个周期。现在的情况是,集装箱的分布仍然不均匀。

 

集装箱航运业具有周期性,大量的集装箱被滞留在世界上错误的地方,这让船主们争分夺分钟地保持船只的运转,以便尽可能多地获得集装箱。如果没有这些船只,他们的产品就会报废。

 

许多来源地的运费一夜之间增加了20- 40%,甚至翻倍。出口商不仅存在被迫支付过高运费的问题,而且即使出口商接受运费的提高,获得集装箱空间也是非常困难的。

 

美国白鱼供应商Nordic Group集团的副总裁Frank Bodin表示,额外的审查是对公司本已高昂成本的又一个巨大负担,货运已经翻了两倍或三倍,而消毒、检测和控制一切的成本也非常非常高。